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莲实

泠依惜:

原著向,吃莲蓬相关


魏(lan)无(wang)羡(ji)教你剥莲蓬




========




不过是蓝忘机去酒肆后头牵小花驴的功夫,魏无羡就已经讨价还价买到了两大筐莲蓬。


那小贩挑了个长扁担,一头一筐莲蓬,个个有碗口大,上头还挂着未干的水珠,翠绿翠绿的。


见魏无羡走过来,小贩立刻招呼道:“公子啊吃莲蓬伐?”


魏无羡自打来了姑苏也是头一回看见人卖莲蓬,便问:“怎么卖的?”


小贩陪着笑脸道:“便宜!大的这筐十文钱两个,小的十文钱三个!”


魏无羡惊道:“你这人,休想骗我!上一回我买还只要两文一个呢!”


小贩道:“两文?公子真会说笑个,有多少年都不这样卖咧!”


“好吧。”魏无羡想了想,在莲蓬筐边蹲下来,拿起一个莲蓬,捻了捻没除尽的花蕊,挑刺道,“都点老了,比不上湖里刚摘的。这样吧,十文四个,我就都买了!”


小贩一看遇到了大主顾,又高兴又觉得这价格颇有些为难,迟疑道:“这个,公子你看……”


魏无羡打断他道:“卖不卖?爽快点的嘛。”


小贩:“……”


片刻后,蓝忘机牵着小苹果回来,便看到魏无羡刚把两筐莲蓬摞到一起,摇摇欲坠地抱着搬起来。


小贩在他身后道:“公子,扁担给你要伐啦。”


魏无羡:“噢,也好……”


蓝忘机快步走过去,从他手上把两只筐子都接了过来,稳稳地抱在一只手上。


魏无羡手上一轻,眉开眼笑:“哎哟,看来是不必了!”


他帮着蓝忘机把莲蓬筐绑在小苹果背上,小苹果鼻孔出气,一副极为不愿的模样,魏无羡好言好语地哄了几句“你驮这个就不用驮我了,行了吧?”,才勉强劝动它干活。


于是,两个人一起往云深不知处走。


蓝忘机看着小苹果背上的两筐莲蓬,有些不解地道:“你若想吃,让人送一些上来就好。”


魏无羡背着两只手,漫不经心地“唔”了一声。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又道:“或者,我陪你去湖里摘。”


魏无羡闻言停住脚步,回过头盯着他的脸瞧了片刻,扑哧一声笑了,道:“我刚是在想,自从花上了你的钱就没有讲价的习惯了。今日久违一试,果真宝刀未老呀哈哈哈哈。”


蓝忘机坚持道:“不必省钱。”


魏无羡道:“好好好。都听你的。”


 


回去时正遇上蓝思追他们几个夜猎回来,金凌恰巧也在。


魏无羡拍了一下小苹果的屁股:“哟,稀客!”


小苹果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金凌哼了一声,勉为其难地点头跟他打过招呼。


“来得正好!”魏无羡乐颠颠地从小苹果身上卸了一筐莲蓬下来,三两步跑了过去,道,“刚在山下买了莲蓬。都别客气,来来来,一起吃一起吃。”


蓝景仪:“哇!”


蓝思追:“谢谢魏前辈!”


金凌:“……又是莲蓬?”


魏无羡腾出一只手拍了一把他的肩膀,道:“什么叫‘又’?给你吃你还不乐意了。不吃我们几个吃。”


金凌捂肩膀:“你又打我!”


魏无羡:“所以你吃不吃?”


蓝思追笑着打圆场道:“阿凌,一起吃吧,也是魏前辈的一片心意呀。”


金凌:“……哼。”


魏无羡被一群少年簇拥着分莲蓬去了,蓝忘机没和他们一起,独自一人先离开了。魏无羡本想喊住他,但转念一想,蓝忘机此举应当是担心他在场这些小辈怕是放不开,摇摇头,便也没说什么。


莲蓬一个个分到小辈们手中,魏无羡率先撕开一瓣儿,掰了一粒送进嘴里,一嚼果真十分清甜可口,转头吐了皮,抬眼却见蓝思追手里拿着他的莲蓬若有所思,迟迟没有动手。


魏无羡好奇道:“思追儿,你莫不是没吃过莲蓬?”


蓝思追摇头道:“吃过的。前些日子厨房还用莲子做了菜呢。只是,我很少有机会……像这样自己动手剥。”


魏无羡了然点头:“也是!感觉你们以前的生活真是不够完整!幸亏遇上了我。”


蓝景仪在一旁插话道:“魏前辈你是没喝过这里晒的莲心茶,小小一蛊要放上十几枚莲心,那个味儿呀……啧啧。”


魏无羡道:“打住打住,我可不喝。”


说话间,蓝思追剥了一粒嫩绿的莲子拿在手上,指甲试探地掐了掐,发现并不能将柔韧的外皮掐开,可再稍微使些劲,那粒莲子就直接从中间裂开了,断成两节躺在他手心。


“……”蓝思追虚心请教道,“魏前辈,这个要怎么剥呀?”


魏无羡道:“嗨你剥他干嘛,麻烦死了。直接一起放嘴里,回头把皮儿吐出来就好了。”


蓝思追:“呃……”


金凌道:“思追你别听他的,就会乱教人。用牙咬一下就能把皮咬开了。”


他边说边拿了一粒莲子放进两排牙齿之间,似乎想要做个示范,魏无羡也好奇地凑过来看他,金凌瞥了他一眼,结果嘴里力道没控制好,门牙一闭合,那粒莲子干脆利落地变成了两半。


金凌:“……”


魏无羡:“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凌:“这次不算!!重来!!”


魏无羡笑得捂肚子:“你们怎么不听我的呢哈哈哈哈!哥哥我吃了十几二十年的莲蓬,还不知道最方便的吃法吗哈哈哈哈哈让你们不听我的!”


蓝思追学着金凌的样子咬莲子的外皮,倒是没把莲子咬断,不过也在白嫩的果肉上留下了一道异常清晰的齿印。


他道:“要不我再试试吧……”


魏无羡表示十分的恨铁不成钢:“听前辈的话就那么难吗?啊?”


蓝景仪小声道:“魏前辈,思追应该是想都剥完了然后一起吃。那样子不是更爽快嘛。”


魏无羡:“哦!这样。”


蓝思追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所以,前辈有什么好办法吗?”


魏无羡坦然道:“剥莲子的办法当然有。不过嘛,能满足你们姑苏蓝氏审美的好办法,我恐怕是没有了。”


金凌十分不屑地“嘁”了一声:“还说自己是老前辈呢,不也不会。”


魏无羡丝毫不觉愧疚地道:“我为什么要会?有人给我剥,我只负责吃就行了!”


众少年:“……”


 


魏无羡告别了小辈们,哼着歌回到静室的时候,“有人”果然已经给他剥好了一大碗莲子。


——之前都是用精致的小碟子装的,太少了,根本不够吃几口的。这回便换成了大碗。


魏无羡心情极好地搂住蓝忘机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得意道:“我就知道回来还能吃到!特意留了肚子!”


蓝忘机把装满了剥好的莲子的碗往他面前推了推,道:“吃吧。”


魏无羡凑上去,拈了几粒莲子放在眼前看了看,果然,每一粒都是白嫩无暇,别说齿痕或者指甲印了,连一点点挤压的痕迹都没有。


魏无羡这回真的有些奇了,不禁问道:“蓝湛,你到底是怎么剥的?这剥的和我师姐一样好了!”


蓝忘机轻轻地“嗯”了一声,从一边的筐里拿过一只莲蓬,倒置在手心,用另一只手沿着边缘揉捏底部,不几下就将整个莲蓬盖儿都取了下来,只剩下一排饱满的莲子。


魏无羡摸摸下巴:“咦,还可以这样。”


接着,蓝忘机又取了一粒莲子,用指甲在外皮上面划过一道痕迹,再沿着那道痕迹向两边剥开,一粒完整的白嫩莲子便被剥了出来。


魏无羡:“哇!”这力道可不好控制,再看蓝忘机的熟练程度……


蓝忘机把那粒莲子放进他面前的碗里,道:“吃吧。”


魏无羡依言拿了一颗送进嘴里。莲子还是方才的莲子,不过这换了个人剥,味道就似乎不一样了。


蓝忘机问:“会不会苦?还没来得及把芯取出来。”


魏无羡连连摇头:“不苦不苦,可甜了。刚摘的莲蓬芯子也不苦的。”


蓝忘机道:“那便好。”


“嗯?”魏无羡想到了什么,忽然抬头看他,“你自己没有尝尝吗?”


蓝忘机诚实道:“没有。”


魏无羡心里好笑,蓝湛剥了这么一大碗,自己竟然一粒都没有吃……便道:“甜不甜苦不苦的,你自己试不试不就好了?”他把碗端到蓝忘机面前:“喏。”


蓝忘机便也从碗里取了一粒,正要抬手送进嘴里,魏无羡却忽然伸过脑袋,嘴巴一叼,把他手上的莲子夺走了。


蓝忘机:“……”


他正要说话,却没想到刚一转头,魏无羡整张脸就凑了过来,嘴唇贴上来,两排牙齿之间轻轻咬着刚才抢走的那粒莲子。


蓝忘机顺从地张了口,同时把魏无羡手里的碗接了过去放回桌上,搂紧了他的腰,把人按进怀里。


莲子在口中滚了好一阵才被牙齿咬开,刹那间饱满的汁水迸射在舌尖,是独属于夏天的青涩和微微的甜。


半晌,魏无羡扶着他的肩膀分开一点儿,笑嘻嘻地问:“怎么样,甜不甜?”


蓝忘机道:“嗯。很甜。”


魏无羡故意道:“哪儿有很甜呀,我倒觉得有点苦。不过嘛……”


他低头啄了一下蓝忘机的嘴角,语气轻快道:“可能是因为蓝湛你太甜了。”




=========


我觉得莲蓬这种东西真的起码三个起吃...吃一个半个根本没感觉.....



评论

热度(2652)

  1. Mad-Dog泠依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