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眼镜儿

秦拾肆:

·生日快乐 @柠檬香草可乐
梗☞


眼镜儿!




1.




蓝忘机戴眼镜,但其实他不近视。




他小时候有一点轻微的散光,这么多年已经矫正过来了,只是不戴就会觉得鼻梁上有点空,随手托眼镜的习惯也没那么容易改掉,便索性配了一副平光镜。




原来只有七分书生气,戴上之后便成了十分。




于是垂眼的时候更好看了!




校贴吧里十张帖子有七张就是关于蓝学霸的。偷拍,正大光明地拍,抱着书或者不抱着书,拿着笔或者不拿着笔,镜框是细金属丝的,镜片也剔透,金属光泽下的眼角鼻梁都好看。




阳光是破碎的流水,随着风与叶片摇曳,滑不留手,也不往少年的身上沾。




蓝学霸看过来了!偷摸拿着手机的妹子手一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开了。




……其实蓝忘机并没有看她。




2.




魏无羡也戴眼镜,但他是真近视。




男孩子嘛,总有属于网吧的浪漫,与电子屏幕缠缠绵绵,缠绵出了轻度近视。




好在度数不高,魏无羡又不爱戴这玩意儿,平时塞兜里,实在看不见了再掏出来架上。




打篮球的时候不方便带,可能又塞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少年飞扬的发,嘴边的笑,都无拘无束的,一点裱框都没有,是天生地长的自由。




顺便,打篮球时的风姿,能占领剩下的三张帖子。




蓝忘机站在操场上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和魏无羡一块儿打球的男生撞了撞魏无羡:刚那好像是蓝忘机。




魏无羡远远地瞄了一眼,笑道:不用好像,就是他。




说完才拽过外套,从兜里摸出眼镜,慢悠悠地跟了过去。





3.




蓝忘机听到脚步声,还没来得及回头,魏无羡便搭上来一条胳膊,道:去哪儿?




蓝忘机没嫌弃他一身热烘烘的汗,道:回教室。




魏无羡道:那我也回。




蓝忘机问他怎么不再打一会儿,他跳了两步,在蓝忘机身前倒着走,不回答,只是反问:那你越走越慢又是等谁呢?




蓝忘机:等你。




魏无羡哈哈笑着走到他身边去了,两人并肩走在操场旁的树荫下,小心翼翼地牵手。




4.




戴眼镜有时候也挺不方便的,如果是那种下课铃一响骨头瞬间溶解的选手,就很容易被眼镜硌到。




当然,如果你有一个无比默契的同桌兼男友,那另当别论。




蓝忘机几乎是在魏无羡头低下去的第一时间将他的眼镜摘了下来,细心擦干净,收进盒子之前皱了皱眉,镜片磨损有点严重,该换了。




毕竟眼镜主人对待眼镜不比对一团卫生纸客气多少,随便团一团就敢往兜里装。




魏无羡听完也没什么意见,弓腰耸背地伸了一个大懒腰,趴在桌子上冲蓝忘机笑。




他发梢染了一抹夕阳的流彩,艳丽得过分。蓝忘机不动声色地伸手从那片柔光里轻轻掠过,撷了一点温度,道:周末去配。




魏无羡一叠声地答应。





5.




但凡一起出门,就很容易演变成小型约会。




魏无羡验了光,量了瞳距,躺在沙发上做理疗,蓝忘机翻看某度地图,说步行街附近有一家烤肉评价不错。




魏无羡枕着蓝忘机的腿,有一下没一下地扯着蓝忘机的衬衫,没听见似的没做声,蓝忘机只好又重复了一遍,他才道:上次和江澄去吃了,烤肉酱不怎么样,烤盘也很不好用。




蓝忘机又道:旁边还有牛肉粉。




魏无羡又否定了,太咸。




蓝忘机大概明白了,放下手机,问他想吃什么。




魏无羡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道:我想吃你做的青椒炒肉和辣子鸡。




蓝忘机说好。




6.




蓝忘机的眼镜买了很久了,并不防雾,做饭的时候就摘下来放到一边。魏无羡抱着一桶冰激凌,靠在门槛上看他有条不紊地忙碌。




摘掉眼镜后,蓝忘机的眉目便缺了平日的冷漠,有点柔软了。魏无羡看了一会儿,将吃空的盒子丢到垃圾桶里,拍了拍手看蓝忘机熟练地切着肉丝,等他放下了刀,才上前蒙住他的眼睛,道:猜猜我是谁?




蓝忘机摘掉眼镜的机会可遇不可求,不能错过。




蓝忘机声音里毫无波澜:魏婴。




魏无羡笑笑拿下手,顺手在他后腰冰了一把。




7.




学区房没有空调,想要靠空气流动降温基本得手动。




辣子鸡好吃,蓝忘机还熬了绿豆汤冰在冰箱里,男朋友太过贤惠,当真是人堕落的根源。魏无羡躺在沙发上一边感叹,一边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蓝忘机扇来的小凉风。




最近上火的人越来越多,蓝忘机连茶水都泡成了菊花的,还放了冰糖。




魏无羡摸了摸肚子,觉得自己会胖。




蓝忘机的眼镜早就该换了,低头的时候有一点点往下滑,魏无羡帮他往上推了推,一松手又滑了下来。




魏无羡问他要不要换眼镜,蓝忘机摇摇头说不需要。






8.




吃完下午饭,蓝忘机在门口穿鞋,魏无羡问他去哪儿,他说楼下去称个西瓜。




魏无羡立马狗腿地缀在他身后出了门。




现在的西瓜很便宜也很新鲜,阿姨拍胸脯保证了脆瓤,包甜,魏无羡假模假样地在西瓜上拍来拍去,没拍出个所以然来。




蓝忘机称好了瓜,回头时眼里好像有笑意似的。




俩人出了超市门,魏无羡道:笑我干嘛,好像你就会听一样。




蓝忘机当然会听。蓝忘机不置可否。




魏无羡在他胳膊上拍了两下,道:来,我换一个听听,这个是熟的还是生的,脆瓤的还是沙瓤的。




蓝忘机虚心请教,魏无羡在他腰上捏了一把,笑道:不知道,反正是我的。





9.




戴眼镜还有一点不好,就是接吻的时候容易撞到一块。






#键盘上面撒把米,鸡都写得比我好

评论(1)

热度(2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