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ABO】葳蕤(上)

白烧叽:

·意淫了很久的将军叽x少爷羡


·内有小破车注意


·随缘更吧


·超级OOC致歉    私设有很多


A——天乾       B——中庸        O——地坤


抑制剂——清心丸          发情期——雨露期


——————————————————


天十分阴沉,雨水顺着房顶倾斜的瓦砖滴滴答答地溅在地砖上,院子里潮得很,人一经过就能带走一身的湿气,平日里开得灿烂的花花草草一时间全焉了,低垂着头。


一小童提着伞在长廊里奔跑,迎面撞上另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小童。


“阿鸣,少爷呢?”


被叫做阿鸣的那个小童揽住他的肩膀,把他往仆人休息的房里带。


“少爷说有事和蓝公子商议,叫我们不要打扰。走走走,天这么凉,咱俩喝茶去!”


两童子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地走进茶房,殊不知在离他们不远的那位被称为“少爷”的房间里正春意漫漫,与房外的湿闷截然不同。



那点不可告人的情愫在懵懂的少年时期便深种心田。或许是站在庭前玉兰树小抬头望向那个逆光微笑的俊俏少年开始,或是更早,从自己与兄长被接到魏府,初次遇见那个蹲在房檐下朝他做鬼脸的小少爷开始,冷面的少年初尝了人间情乐,便从此欲罢不能。


因蓝家变故,他与兄长被父亲旧识魏长泽暗中接回魏府,在那里生活了五年。等兄弟二人取了字,分化为天乾后,便在魏长泽的帮助下学着上朝面帝,上战场杀敌。抱着光复蓝家的念头,兄弟二人一人为军师,另一人为将军,互相扶持,百战百胜,获得了“蓝氏双璧”嘉誉。蓝曦臣封号泽芜,蓝忘机封号含光。在圣上隆恩下,逐步重建了当年被温氏一把火烧毁的蓝府云深不知处。


他兄弟二人离开魏府也有几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朝廷或战场,鲜少回去。此次归来,是为了暗中调查潜伏在京城里的敌国探头,为了行事方便,便借居在京城内的魏家。


再说这魏家小少爷、魏长泽的独子魏婴魏无羡,人长得丰神俊朗,面如冠玉,一副轻薄桃花逐流水的模样,打小就长在胭脂堆里的风流公子,最喜游戏花丛却片叶不沾身,但却对待女子彬彬有礼绝不逾矩。正是因为他风流潇洒却知礼明义,不知勾去了多少纯真少女的心思。


然而就在魏小少爷十六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三天三夜高烧不止,烧退了却分化成了一个地坤,令众人大跌眼镜,有倾心于其者备受打击,日日以泪洗面,更有甚者想不开要去上吊跳河,被他人及时赶到救下后一阵好言相劝才灭了轻生的念头。


魏小少爷本人并不把这当回事儿,每天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说放五勺辣子酱,那就绝对要放六勺;说喝一坛天子笑,那就绝对要和下人们行酒令;说睡到巳时便起,那就绝对要赖个床。日子过得也是真潇洒,却没有一点身为地坤的自觉性。


今日天气正好,他像往常一样,让他的随从阿鸣帮他放风,自己几步跃上那棵饱经摧残的玉兰树。这个高度正好可以越过墙头看见魏府大门口的情景。


只见一辆朴素的马车停在门前,魏老爷立即上去迎接,两个修长的白衣人从马车里出来向他行礼。


魏无羡两眼一亮,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蓝湛?!”


“少爷您好了吗?!”阿鸣在底下压低声音,满是焦急,“我看见夫人过来了!!”


魏无羡回头一看,一个倩丽的人影正从走廊那头移动过来,心说不好,直接从玉兰树下跳下来,拉着阿鸣就要离开现场。


“站住!”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魏无羡和阿鸣当即冒出一身冷汗,同时停下脚步,僵硬地转身行礼。


“夫人好……”


“阿娘好啊……”


被叫做夫人的那名女子面貌秀丽,眼角细微的皱纹几乎看不见,即使并不年轻,却散发着清纯可人的气质,可想而知年轻的她是如何绝代风华。


藏色走上前来,大大咧咧地勾住比她高半个头的儿子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她撇了阿鸣一眼,阿鸣心领神会立刻退下来。


魏无羡内心忐忑,不知他这个三岁阿娘又有什么鬼点子。


藏色神神秘秘地说:“儿啊,跟你说哦,蓝氏双璧回来了!”


魏无羡:“哦。”


藏色感到震惊:“??你都不惊讶的吗?蓝氏双璧!你蓝二哥哥!!”


魏无羡心想要是你早就知道了一样不会惊讶,但还是给足了面子:“哇!蓝氏双璧诶!”


藏色大失所望,推开魏无羡的肩膀:“去你的,臭小子!”


她恨铁不成钢:“知子莫过于母,娘知道你喜欢蓝二公子,娘没意见,娘还可以给你当助攻当僚机,只要你……”


沉默已久的魏无羡突然生生开口:“……娘。”


他咽了咽口水,道:“我已经跟温家少爷温晁订婚了……我跟蓝湛只是朋友……”


藏色内心有点酸涩,轻轻开口:“我跟你爹商量过,你不想结婚我们就退婚,温家本来也是强制订婚,只要你开心就好……”


魏无羡摇摇头,笑了:“不用了娘,真的不用了。”


温家此时家大势大,温晁既然指名点姓地要魏无羡,那魏家就不能反抗,凡事违反温家之意者,无一例外皆被灭亡。他若是为了一己私欲与蓝忘机私奔,那魏家上上下下全都会因为他陷入危机。他做不到。


门外的蓝氏双璧在魏老爷的亲自带领下入了府,与此同时,庭前那棵玉兰树上悄悄落下了一片洁白的玉兰花瓣,陷入淤泥之中

评论

热度(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