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公子瑾瑜:

我的天。。画到现在_(:з」∠)_

lof可能就一点点更。。微博打算攒一点再说。

至于说忘机的泪。
这东西我个人理解,他是很坚强吧,我觉得越是表面坚强且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内心压抑的东西越多,且不愿意让自己的难过被别人察觉。也许那十三年,他每夜缩在床头,哭累了才睡过去。而白天依旧是他衣不染尘的含光君。
这期间辛酸,不是你我能道。

想重新补全一下这十三年的日日夜夜。
从大哭,到克制,到接受羡羡死的事实……

WC我难过_(:з」∠)_

这条掉落的抹额。也许蓝家很重要,但也许羡羡更重要。我的笔下,他没有去捡抹额,却选择了羡羡。

正如,云纹抹额也难禁锢。

评论

热度(1723)

  1. 花と水公子瑾瑜 转载了此图片
    啊……刀子……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