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大纲流】《大家随便叫》03,现代修仙傻白甜

正襟危坐的炕:

*这是一个现代修仙的傻白甜故事。
*这篇的名字就是字面意思,大家随便叫。
*每篇很短很短很短,有空就写点。
*人设看前篇《白蛇与小伞仙》。


03

清清冷冷的檀香味飘散在四周,魏无羡想要睁眼,却怎么都睁不开。

意识模糊中感觉有一只体温略低的手拂过他的额头,将散乱的发丝理去一旁。

最后那只手不动了。魏无羡明明没有被触碰到,潜意识里却感觉那只手虚虚地置于他脸部上方几厘米,不知道在挣扎还是在犹豫着什么

最后伴随着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默默地收回了手。

这一声轻叹像是打开了他的醒窍,魏无羡慢慢睁开了眼,目所能及之处,只有一潭静水和胜雪的白色。

似乎发现他醒了,白色的衣料轻轻动了动,如玉般的蛇尾从他攥紧的手掌中滑了回去,重新敛入了布料下。

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半梦半醒间抓住了什么。

明明很不正常,但他却毫无恐惧。甚至心底升起一股失落,有些开心又有些失落。

一缕黑亮的发丝从上方滑落下来,柔柔地垂在他的耳畔,弄得他有些痒,禁不住想笑,但当魏无羡想要伸手去抓住时。

却抓了个空。

上方那人动了动,声音低沉却让魏无羡从心尖上升腾起一股熟悉感。

“你该走了。”



魏无羡揣着伞走在去书店的路上,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自从这伞到了他手里,运气是变好了,但是每天晚上都会做奇奇怪怪的梦。

清淡的檀香味,白玉般的蛇尾,男人。

总是这三个关键词交织成一场梦。

梦里他看不清那人是谁,但是知道每个梦里都是那一个人。

梦境诡异又迷离,仿佛覆着一层浅浅的朦胧之色,但是他从不慌张,只有极度的安心和时不时涌上心头的挣扎与彷惶。

魏无羡啧了一声,“常见不做梦,一做梦就跟男人演电视剧,也是绝了。”

他心道:怕不是被那老板的勾得三魂七魄都没了,自己之前……也许现在还是个直男……吧。

但是魏无羡潜意识里对这老板有一股奇特的亲近感,一看到他就想跟他多说几句话。

他向来活得随心,也不细究些什么,这些奇奇怪怪的潜意识,一概被他归类为“搞不好是前世有缘。”

所以魏无羡一推门,第一句就是笃定的:“老板,我觉得我们俩肯定前世有缘。”

老板翻书的指尖顿了顿,声音淡漠。

“本店不予赊账。”

魏无羡哎了一声,丧气吧啦地弯腰趴在桌上,仰头从下往上看老板英俊的眉眼。

笑嘻嘻道:“这伞还你。看到伞,你总记得了吧。”

老板看了眼伞,起身走去书架旁,将书本按序插入了借阅柜里,“我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他顿了顿,淡声道:“这伞,随你处置。”

魏无羡一愣。

天啦噜,那更要好好保存这把伞了。

这个男人好高贵冷艳好不做作好有钱,他好喜欢!




——————————————————————


叽不是傲娇,你们不要想太多。


人家前世都没告白,谁知道是江湖道义(?)还是真喜欢他。




而且还有二重原因。

评论

热度(1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