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彼岸

泠依惜:

原著向。




=======




后来的日子当然不能闲着,魏无羡开始琢磨如何结丹。


莫玄羽这副身子灵力低微,体格也说不上好,不过至少也算是可塑之材。更何况,他现在又不是一个人了,有蓝忘机从旁协助,结个丹而已,称得上什么难事?


于是这个过程就如此这般地进行着,虽然讲不上有多成功,至少也差强人意。


不过,魏无羡表面上不说,其实心里是有些着急的。他深觉自己活了两辈子都没有这么用功过,而且还是背着别人用功——若是让蓝忘机看见了,他嘴上不说,眼神中却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担忧,让魏无羡一颗心像被揪起,反倒宁可被他开口责备算了。


事实上,蓝忘机的担忧不无道理,魏无羡急于求成的后果,便是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些副作用。只不过这副作用……真要全说是坏的,似乎又是昧着良心了。


——魏无羡渐渐想起了一些曾经被他遗忘了的事。


那些事大多无关紧要,少年时随口说过的话,射日之争时和蓝忘机是如何争执,后来偶尔碰头,他又是以什么姿势调戏对方的……放在当时或许还说不得,现在看来便能全做笑谈,饭桌上佐着天子笑讲与蓝忘机听,还能收获一个与那时完全不同的温柔眼神,简直何乐而不为。


彼时魏无羡将杯中酒一口饮尽,手肘搭在蓝忘机的肩上,半个身子斜斜靠着他,口中讲着旧时往事,顾盼神飞,好似昔日那个狂放不羁又不可一世的夷陵老祖真的重现于世间了一般,举手投足间皆是张扬与洒脱。


魏无羡说完了,按着惯例调笑道:“蓝湛呀蓝湛,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当初怎么没能狠下心……”他眼珠转了转,伸手拽了拽蓝忘机襟口的衣带,“把我强行带回你家去?”


蓝忘机目光柔和地看着他,就是连一句记忆中听了许多遍的“胡闹”也没讲。


魏无羡酒意上头,龙肝凤胆一股脑儿全吞了,一下子跨坐到他腿上,食指勾着他的下巴,眼睛里是带着几分挑衅的询问神色:“蓝湛,若是真有机会重来,你可会这么做?”


蓝忘机摇摇头,道:“不会。”


 


许是睡前闹腾得太久,近日练功又觉得丹田灼热,魏无羡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靠在蓝忘机胸口换了七八个姿势,搂着的抱着的都试了,这才勉勉强强合上眼睛。


困意过了很久才姗姗来迟。来时也不像以往那样带着安适与香甜,而是混混沌沌的一团乱,与其说是睡着了,倒不如说是清醒地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魏无羡常在梦里看见大片的红色。射日之争的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红色,干涸的鲜血凝在白色的衣袖上是殷红,袖口的烈焰与炎阳是刺目的鲜红。


他还曾做过与蓝忘机有关的梦。天边是望不见尽头的火烧云,绛紫与朱红,像剪断的织锦,像翻覆的天河,蓝忘机站在云下,那景象就都倾覆在他的白衣上,眼底映的也是同一片赤色。


但他还不曾见过火。


火自平地起,是一夜之间颓邳的三千霄汉,被点燃的华贵与落寞。火势蔓延开去数十里,直烧到天边的楼阁宫阙。


魏无羡耳朵里听到的是风声,被割裂的空气在他耳边呜咽叫喊,像他悬空的脚下那些愤怒的人声。


他的一条胳膊勾在什么地方,他的腰被什么东西紧紧搂住,鲜血的触感黏腻在指尖,紧贴着冰冷的脸颊的是尚且温暖的柔软布料。


鼻腔里满是烈火灼烧的焦味,衣袂翻飞间还能闻到浓烈的血腥。只是与它们格格不入的,却还有一丝幽幽的檀香,挣扎在一片喧嚣之中,死死支撑起最后一片净土。


魏无羡缓缓睁开了眼睛。


猩红的夜幕之下,飞舞不休的是蓝忘机凌乱的头发。他一身白衣浴血,扬起的衣袖沾了斑驳尘土,晃动在魏无羡的视野里。


蓝忘机浅色的眼睛映着火光,眉头紧蹙,目光在前方和他的身上来回扫动。


魏无羡张了张口:“蓝……”


可他发不出一点声音——他甚至不知“自己”到底睁开眼睛了没有——蓝忘机分明已经看了他好几眼,神色却没有半分变化。


魏无羡便意识到这是梦,是被他遗忘的许多片段中,他最想知道也最怕知道的那一段,一时竟不知该作何感想。


梦中的蓝忘机紧紧抱着他御剑而行。脚下行得又快又稳,嘴角却一刻不停地在淌血,连擦也顾不上擦,全落在胸口的白衣上。魏无羡看得心中焦急,恨不得当场挣脱蓝忘机自己跳下去算了——但也无可奈何,眼睁睁地看着他强撑着御剑飞了足有数百里,才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不得不在一座荒山上停下。


蓝忘机架着他走了几步,似是觉得不妥,又改将他小心翼翼地背在背上。魏无羡动弹不得,却将一切看得真切。那个素来一丝不苟仪态端庄的含光君,眼下是如何衣衫不整,头发凌乱,面颊上满是血污,背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说是狼狈也丝毫不为过。


他看着蓝忘机为他清洗包扎伤口,将清水抹在他干裂的嘴唇上,握着他的手将好容易恢复过来一点儿的灵力毫无保留地全数输送给他。


魏无羡感到自己的手指动了动。好像是因为接受了灵力,神志有恢复的迹象。


蓝忘机显然也是这样想的。惊喜的神色在他面上一闪而过,继而更加用力地握紧了他的手。


魏无羡还记得当初蓝曦臣在观音庙说过的话,隐约也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不自禁地喃喃道:“不,蓝湛……住手……快住手……”


他的话自然没人听到。“魏无羡”眼皮动了动,睫毛极为缓慢地眨了眨,像过了数年那般久,那双眼睛才最终睁开了一半。


蓝忘机立即道:“魏婴!”


“……”


蓝忘机又道:“你感觉如何?”


“……”


魏无羡拼命地伸手想去捂自己的嘴,急得眼睛都要红了,却还是没有办法阻止那双嘴唇轻轻两下开阖,吐出一个轻飘飘的字眼,如千钧般重重砸在地上。


“——滚。”


闻声,魏无羡近乎绝望地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蓝忘机。却有些意外地并没有在他面上看到过于鲜明的情绪变化,仿佛收到这样的回答并不算奇怪似的,甚至还因对方终于开了口,而隐隐显出一点高兴。


蓝忘机握着他的手,声音是前世的魏无羡从未听过的柔和。


他道:“魏婴,你听我说。”


“我已想过了。”


“无论对错,我与你一起走。”


“……”


“……滚。”


魏无羡觉得自己已经落泪了。


蓝忘机不为所动,就像之前魏无羡无数次拒绝他的劝告时那样,不管不顾地继续说着他的话。


“你是否记得……兔子?”


“滚。”


魏无羡道:“记得。”


“还活着。带你去看可好?”


“滚。”


魏无羡道:“好。”


“我吃过枇杷了。”


“滚。”


魏无羡道:“啊,好吃吗。”


“味道很好。”


“滚。”


魏无羡:“我说的没错吧。”


……


浅蓝色的光芒在蓝忘机手心闪了两下,消失了。


蓝忘机探出手,悬在空中犹豫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地伸过去替他理了理鬓边凌乱的头发,看着他认真地道:


“魏婴,跟我回云深不知处吧。”


“滚。”


魏无羡道:“好。”


魏无羡道:“我跟你走。”


“快带我走。”


“魏婴。”


“滚。”


“蓝湛……”


“蓝湛!!”


……


蓝忘机这三天里说的话,大约比他上辈子加起来还要多了。魏无羡根本不记得他竟然对蓝忘机说过这么多话,更加没想到蓝忘机竟然事无巨细全都记得,越听越酸楚越听难受,无法醒来,也无法扑上前去拥抱面前的这个人,那滋味宛如凌迟酷刑。


到后来,蓝忘机还在说什么他已听不清了,只是近乎疯狂地喊着他的名字,蓝湛蓝忘机含光君蓝二公子,蓝湛蓝湛蓝湛蓝湛蓝湛蓝湛。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蓝忘机轻轻启唇,温柔地唤出一声魏婴。


“……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



——!


蓝忘机一把抓住他地肩膀,使劲地晃着,焦急道:“魏婴!!快醒醒!!”


魏无羡猛地睁开眼睛,半点犹豫也无,整个人向前一扑,速度之快用力之猛,直接让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床褥上。他抱着蓝忘机的两条胳膊收紧如铁箍,直勒得人喘不过气来。


蓝忘机费力地伸出手,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背,感到自己肩膀处很快便沾湿了一片。


蓝忘机柔声道:“魏婴,噩梦罢了。”


魏无羡无声无息地埋头在他脖颈间,动也不动。


怎会是噩梦。噩梦又有什么可怕?魏无羡最近老是说自己想起了以前的事,看他现在这副反应,稍加思索,蓝忘机便有了大概的猜测。


只是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牢牢地回抱住魏无羡,轻轻地吻着他的发顶。


魏无羡一动不动地保持这个姿势抱了足有大半个时辰,肩膀动了动,忽然抬起头。他眼角泛红,脸颊上还挂着干涸的泪痕,看得蓝忘机心疼不已,正待说话安慰,却见那人撑着床坐了起来,目光呆呆地伸手去解蓝忘机的衣服。


蓝忘机默默地收回了原本想要说的话,顺从地任他动作,在他拉扯袖子时配合地抬起手。


魏无羡低下头,用力一口咬在蓝忘机的肩膀上,留下一个清晰的咬痕。咬完了又沿着锁骨往下去,胸口,胳膊,只要是落入他视野内的皮肤,无一例外地都被印上了齿痕,就像蓝忘机往常咬他的那样。


蓝忘机抬起手轻柔地捋着他的头发,安抚地拍他的背。


魏无羡闷头啃咬,咬着咬着却又把自己咬下了两行泪来,伏下身重新抱住了蓝忘机,头深深地埋下去,抑制不住地小声呜咽。


蓝忘机道:“魏婴,我在。”


魏无羡肩膀一僵,浑身颤抖得厉害。


蓝忘机又道:“别怕。我在。”


“……”


他渐渐放松下来,终于睡了过去。 


 


黑暗之中,蓝忘机轻轻地拍着他的背,等到人完全睡熟了,呼吸变得平稳而绵长,这才小心翼翼地把人抱起来放回被窝里,低下头吻了吻他的额角。


睡梦中的魏无羡无意识地用脸颊蹭了蹭他,口中喃喃地喊:“蓝湛……”


蓝忘机道:“我在。”


他握着魏无羡的手,带着他走出彼岸的梦魇。一如十数年前,紧紧抱着他逃离那片冲天火光。


 


END




=====


是写给@ 牧北风 的新图的,不过我发文时她好像还没发lof 233


 

评论

热度(6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