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残冰 11(完结章)(《鱼上冰》外篇)

西山落水:

原著向ABO,羡羡被蓝家人献舍,发现自己年龄和亲儿子差不了多少的故事(不是)


alpha:令君 beta:常人 omega:令卿
发 情期:信期 抑制剂:清修丸


#OOC预警,人物属于秀秀


十一.新绿–下(关于蓝譞)(譞,xuan,一声)


1–三儿


蓝譞的出生是个意外。


当初,蓝忘机看过蓝譓出生时魏无羡满身冷汗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的样子,之后就说什么都不肯再要孩子了。后来蓝譓的闹腾也让魏无羡觉得,要是再来一个这么闹腾的得要了他的老命,于是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么相安无事地过了五年后,意外发生了。


一开始没有什么症状,魏无羡并不知道是怀孕,还以为是蓝忘机养他养得太好长胖了,但怎么减都减不下去,也没有想到找大夫来看。一直到第五个月小腹渐渐起了变化,魏无羡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蓝曦臣对此的解释是之前那种药方魏无羡喝了五年,身体已经开始习惯药性,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既然是这样,那也没有别的什么选择。魏无羡把这件事告诉蓝忘机后,严肃冷淡的含光君破天荒地明显呆愣了一下,之后小心翼翼地把手搭到魏无羡的小腹上,唇间抿出一丝藏不住的笑意。


魏无羡觉得既然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如果这下有个可爱会撒娇的女儿当然是最好。但事与愿违,不知道是不是蓝家的基因太强大,生下来一看,居然还是个小子。


魏无羡感到一丝无奈:“蓝湛,你哪来那么多儿子。”
 
 
2–小辫子


蓝譞从小就长得清秀,模样有些随蓝忘机,但五官格外精致,一双灵动的黑眼睛甚至透露出一些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贵气,看得出长大后一定是冶丽堂皇的面相。


让魏无羡庆幸的是这孩子并不像他二哥小时候那样那么闹人,也不黏他一对爹娘,反而有点喜欢跟着蓝譓,像一个甩不掉的小尾巴。魏无羡和蓝忘机一开始还有些担心蓝譞会孤零零的不亲近大人,后来发现他好像特别喜欢江澄。


每回江澄一来,蓝譞就咯咯笑着紧紧扒在他身上不愿意下来,偶尔也会让金凌抱一抱,不过很快就又伸着小手扒回了江澄身上。


魏无羡有次实在没忍住,把小儿子抱起来问他:“阿譞为什么这么喜欢舅舅?”


蓝譞搅着衣摆一脸认真,奶声奶气地回答道:“因为只有舅舅有小辫子。”


后来魏无羡拿这事嘲笑江澄:“哈哈哈哈我儿子喜欢你头上的小辫子!”


江澄一个生气,给蓝譞编了两个和他同款的小辫子。
 
 
3–衣袖


在蓝家待了这么多年,蓝启仁对魏无羡也宽容了一些,允许他出入兰室,在蓝忘机在场的情况下给蓝家子弟们教学。


他一高兴,偶尔会带点花哨地给听学的子弟们耍上几套云梦剑法。他走的是剑锋轻灵的路子,随手挽个剑花一甩都仿佛气贯长虹,剑收时足尖一点,一个鹞子翻身,一手背剑长身玉立,风吹得黑色衣袍飒飒作响,很快就收获了不少蓝家子弟的孺慕和崇拜,甚至还有的以“练成魏前辈那样”为终身目标。


一日下学,魏无羡把剑放回腰间,施施然赶回静室看儿子。听到门开的声音,静室里蓝譞连忙撩了帘子跑出来迎接。


蓝家的校服本就是那种繁复的款式,蓝譞总不肯好好穿,这天腰带又不知道玩的时候落到了哪里,白皙的胸腹露了一大片,那些长长的袖子衣裾全堆到了身后去。


按理说蓝家人是绝不可以衣冠不整的,但这模样蓝譞做出来总是很漂亮,像个立在堆褶白衣服里的人偶。因此他一向看不惯弟子衣冠不整的叔祖父蓝启仁也对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见进来的是魏无羡,蓝譞立刻眼前一亮,拖着长长的衣服跑到魏无羡身旁,一把抱住他的长腿和黑靴子:“阿爹抱阿譞出去!”


魏无羡依言抱他起来,把衣服给他拢了拢:“想去哪里?”


“去看白兔子。”蓝譞说,生怕魏无羡不带他去,搂着魏无羡脖子的手又紧了些,一副不去就不从魏无羡身上下来的模样。


魏无羡存心想逗他,于是露出一副懊恼的模样来:“不行啊,去看兔子的路上要经过女修所在的地方的,我怎么能到哪里去呢?回头你父亲追究起来,都是我的责任。”


一听去不成,蓝譞顿时着了急:“我的抹额给阿爹蒙眼睛!去!去!”


说着就动手要扯抹额,魏无羡一看这还得了,连忙按住了他的手,“等等等等,我开玩笑的,抹额不能扯。”


蓝譞一向很听话,听魏无羡说不能扯,就把手从抹额上拿了下来,问道:“为什么不能扯?”


“因为抹额是给道侣的!”魏无羡帮他把刚刚扯乱的抹额重新系好,但蓝譞听了这话还不罢休,追问道:“什么是道侣?”


“这个……”魏无羡说着,顿了一顿,想起蓝忘机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柔着声音道,“道侣就是倾心之人,命定之人。”


蓝譞懵懵懂懂点了头,很久之后他才明白,倾心之人命定之人,就如他爹娘那样,着实是一对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4–剑法


等到蓝譞剑术启蒙的年纪,魏无羡意外发现他非常适合使云梦的剑法。


当时蓝忘机把蓝譞叫到面前,上下看了几眼,就转头对魏无羡道:“魏婴,你教。”


蓝谌和蓝譓都是蓝忘机亲手教出来的姑苏蓝氏心法,走的都是沉稳有力的路子。以至于魏无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先是不相信,然后一翻身坐起来,细细地看了一遍蓝譞,这才发现蓝譞的体格完全就是为云梦江氏心法准备的。


隔天魏无羡就千里传书给江澄,恳请江大宗主亲自下海教小孩。


江澄回信:不去!死开!启蒙自己上!


魏无羡回信:好你个师妹,亏蓝譞那么喜欢你的小辫子!


这封信送过去没几天,江澄黑着脸提着紫电来了云深不知处,把守门的门生吓了一跳。


蓝譞的启蒙江澄教是教了,但魏无羡发现每天晚上儿子回来时头上都会莫名其妙多出两条江澄同款小辫子。
 
 
5–酒量


待到年纪越来越大,蓝譞的性格才终于露出了冰山一角。爬树掏鸟窝、翻墙买天子笑、和同窗聚众喝酒看小画书,除了不千方百计地想法溜去女修那边,怎么看都和当年的魏无羡毫无差别。


一同听学的都知道他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小儿子,也知道他是一家都宠的老幺,都愿意和他爬高上低捉兔子打山鸡,只要不被蓝忘机或蓝启仁发现,基本不会出什么事。如果是被魏无羡发现的,那后几天肯定会流行出一种新的玩法,毕竟魏无羡的游戏总是层出不穷。


只有他温和的兄长蓝譓亲自前来捉人,蓝譞才会高高兴兴自发跟着蓝譓回去,因为那基本意味着回去后有他喜欢喝的莲子羹。


不过再怎么小心也总有失手的时候,蓝譞这具身体里还有一部分蓝家的血统,而姑苏蓝氏……是出了名的祖传一杯倒。


魏无羡是闻着酒味发现蓝譞醉倒在静室的桌旁的,小孩儿一张脸喝得通红,连呼吸都都带着馥郁的酒香,衣服乱的一团糟,抹额整个歪在脸上,给额头勒出了浅浅的印子。


“天子笑?有品味,不愧是我的儿子。”魏无羡提起酒坛看了看名字,顺口毫无愧疚地把儿子剩下的酒喝了个精光,这才把醉成一摊泥一样蓝譞给抱到了床上去。


安顿好蓝譞,他转过头,看见和他一同进来的蓝忘机靠在廊前,静静地望着外面垂暮的天,夕照将整个雪白清冷的云深不知处映成艳丽的橙红。蓝忘机垂目的侧脸异常地优美,这张脸魏无羡朝夕相处地看了将近二十年,每一天却都有新的模样,就像永远看不够一样。


“阿譞醉了。”魏无羡说着,慢慢走到廊前,将卷起来的帘子放下来,让蓝譞能睡得更安稳些。


帘子放下来后,后面的房间就昏暗下来。魏无羡拨开帘子走出去,与蓝忘机并肩,这一小块位置恰能被日光照到,满室都是浓艳的霞色。


“别让他喝太多。”蓝忘机嘱咐道,魏无羡听到他说话,扭过头去,两人四目相对,对方的脸都在夕阳里被映得红通通的,蓝忘机那双琉璃般的眼睛里仿佛流动着璀璨的蜜色。


魏无羡这般望着他,觉得即使再过二十年四十年,他也会一如既往地地爱着面前这个人,直到满头华发,直到地老天荒。


就如当初蓝忘机面对一片空白的未来时,毅然决然地选择爱了他十三年一样。
 
 
————鱼上冰外篇一残冰·END——
看到外篇一就知道还会掉落别的脑洞番外www不过那是不定时掉落了,我要开始写新的长篇啦√想看什么番外告诉我!我会考虑的(ˊ˘ˋ*)♡
————
我觉得小孩子说话会口齿不清,所以阿譞其实是这样的!
——因为只有舅舅有小辫叽。
——去看白兔叽。
————
衣袖那段蓝譞行为的灵感来源于源氏物语里的薰君和匂皇子(趴)薰君咬笋那段也超绝可爱QWQ

评论

热度(1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