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听说猫科动物都很害怕剪指甲

泠依惜:

犬科也是。


给狐狸羡!剪指甲【。
设定沿用 《狐仙》


应该不会被屏蔽...


====


魏无羡魏大仙年轻时做过一件不愿提起的傻事。
——说是年轻时,其实也没过去多久,就发生在他与蓝忘机重逢之后那段日子里。
正好那会儿在猫妖之间流行起了一种指甲油,颜色亮丽持久还不像用花瓣染的那般麻烦,从高等妖到低等妖都在染,渐渐地就传到别的地方去了。
魏无羡手底下的小狐妖也跟着赶时髦,专门孝敬了一瓶给他老人家,是黑曜石一般的颜色,据说是多么多么珍惜的材料做的。
恰好那天蓝忘机不在,魏无羡闲得没事儿做,就顺便让那小女妖给他涂了。染完了之后举起手看看,还觉得十分满意,赏了点东西打发走那只小狐狸,准备等蓝忘机回来给他瞧瞧。
谁料蓝忘机捏着他手腕端详了片刻,既没说好看也没说不好看,反倒问是谁给他涂的。
魏无羡下意识想说是送指甲油给他的小狐狸涂的,可话到了嘴边忽然察觉蓝忘机面色有异,便改口道:“我这么厉害,当然是我自己涂的!怎么样,好不好看?”
说这话时他故意晃了刚下耳朵,想以此分散蓝忘机的注意力,对方的目光果真在那双毛茸茸的耳朵上停留了一瞬,魏无羡还来不及得意,就听蓝忘机又道:“洗掉。”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后十分疑惑且不服:“为什么?凭什么!”
蓝忘机淡淡道:“此处规矩便是如此。”
行吧。魏无羡心想,横竖你这卯时作亥时息的规矩就够让人难以理解了,也不介意再多不许染指甲这一条。于是也没多说什么,当着蓝忘机的面把指甲油洗了。
可事后魏无羡想起来,他好歹也是几千年的狐狸,为什么要怕蓝忘机?他之前逍遥惯了,难不成现在非得事事都由着他了?
魏无羡就是有这个毛病,越不让他做,他就偏要做,而且还要做得彻彻底底。
一番考虑,他决定干脆把指甲留长了,再好好地涂个颜色。
猫妖需要长而尖的指甲作为攻守的武器,他们也有将指甲自由伸缩的本领,狐狸却没有。魏无羡就只能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蓄。这个过程其实挺难熬的,因为越到后面指甲越长的时候,他就得留神别不小心抓伤了蓝忘机的背,好几次差点没忍住。
终于,指甲成功长出了小半寸,魏无羡又耐着性子将它磨尖了些,这才心满意足地拿出了小狐妖送来的指甲油。
他从没涂过指甲,不过这并构不成什么难事。涂第一枚第二枚的时候手还有点抖,第三枚开始就已经十分熟练了。
小半个时辰后,魏无羡对着太阳光端详着自己的“作品”,看着漆黑的十指指甲在光下反射着无机质的光泽,显出一种透着寒意的美,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那上面沾满鲜血的情景……叫他不自觉地磨了磨牙。
然后魏无羡就将手藏进袖子里,还得意洋洋地暗暗跟自己打了个赌:蓝忘机几天可以发现?
可后来他才意识到,不是他低估了蓝忘机,而是他高估了自己。
当天晚上蓝忘机抱他的时候,他就控制不住地抓破了蓝忘机的背。一个用力,足足四道血痕子哪。
然而仙君什么话也没说,动作都没停,甚至把他抱得更紧了些,身下该怎么搞还是怎么搞,不过在背上施了个小法术,叫他轻易抓不破了。
漫长的情事结束之后,魏无羡浑身软得像一摊水,搂着蓝忘机的腰靠在他怀里,耳朵尾巴都餍足又乖巧地垂下来。
蓝忘机在他背上安抚地拍了两下,轻轻托住他的手肘,沿着白嫩的小臂往前摸,摸到手腕时魏无羡耳朵警惕地一动,那只手很快又覆上他的手背,食指指腹触到魏无羡的指尖。
魏无羡突然反应过来,猛地把手抽了回来,一下子从蓝忘机怀里挣出去了。
蓝忘机没有加以阻止,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魏无羡欲盖弥彰地干笑了两声:“哈哈,蓝湛,那啥。”
他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一点,可身后就是墙壁,也退无可退。
蓝忘机向他伸手:“手给我。”
魏无羡竖起耳朵道:“你待做什么!”
蓝忘机平静道:“看看。”
魏无羡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蓬松的尾巴也从背后伸过来,防御似的挡在了身前。
蓝忘机见状也不再与他多说,身子前倾直接上来捉他。魏无羡一个劲儿往后缩,把手拼命往身后藏,缩在这片方寸之地间抗议了大半天无果,还是被抓住手腕,拖到对方面前去了。
漂亮纤长的黑色指甲在蓝忘机审视的目光之下无所遁形,上面还沾了一点已经干涸的可疑血迹。
蓝忘机微微低头,将那点血迹一一舔去。
魏无羡心中有种风雨欲来的悲壮。见无论如何也藏不住了,眼珠一转改变战略先低头求饶,小声道:“我错了蓝湛。”
蓝忘机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魏无羡抬起眼睛小心地道:“你别生气,我马上就去洗了好不好?”
蓝忘机却道:“不必。”
“……?”魏无羡疑惑地一歪脑袋,心道这是太阳打西边起,蓝湛要对我网开一面?
却见蓝忘机摊开手掌,淡蓝色的灵光在他手中闪了闪,接着一把小剪刀轻轻落在他掌心。
只听蓝忘机不容置疑地道:“我给你剪。”
魏无羡:“!!!”
他一下子炸了毛,想也不想就拼命把手往回抽,使劲儿摇头:“别别别蓝湛!你你你放开让我自己来就行!不劳烦仙君亲自动手!哎!蓝湛!”
蓝忘机紧紧攥住他的手腕不让他逃,抬起眼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猫类犬类都特别宝贝自己的爪子和指甲,狐狸当然也不会例外,虽然人形不比兽形,但天赋里有些东西还是改变不了的。蓝忘机分开他的微微颤抖的手指拿着剪刀凑近过去,此举不亚于揪住他的尾巴根用力一掐。
魏无羡怎么抽手都抽不出去,只得软下声音央求:“别,蓝湛……”
蓝忘机对着那过长的指甲比了一下剪刀的刀刃,似乎是在思忖从何处下手合适,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了句:“上次是谁给你涂的指甲?”
“……啊?”魏无羡心里七上八下,根本不敢移开眼睛,“我,我自己啊……”
理智犹存,此时再让蓝忘机醋上了那还得了!不管死的活的赶紧一口咬死不认了!
蓝忘机话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是吗。”
话音刚落,他捏住魏无羡的拇指,稳稳地放在两片刀刃间,利落地一按剪刀,又快又准地将长出去的部分剪掉了,只留下一个平平的头。
魏无羡顿了一瞬,接着叫得撕心裂肺:“啊啊啊啊——!”
蓝忘机揉了揉他的指腹:“疼?”
剪指甲当然不会疼。但魏无羡愣是把眼角弄湿了,可怜兮兮地道:“疼啊,疼死啦。”
且不论真假,单是看他那一双骄傲的耳朵都耷拉下来,蓝忘机就只觉心中柔软无比,伸手把人拉了过来在坐在怀里,赤裸的脊背靠着自己胸膛,一双腿架着另一双腿,动作过分温柔却也没有抗拒的余地。
魏无羡委屈地哼了两声,却还是自觉把碍事的尾巴甩到一边去,肉贴肉靠在蓝忘机怀里,仍不忘讨价还价:“蓝湛,要怎么干都随你,剪指甲我自己来行不行?”
蓝忘机把他往怀里更加拉了拉,下巴搁在他的肩窝里,柔声道:“乖。”
魏无羡简直欲哭无泪:“……”
蓝忘机又捉住他的手,这次轻轻夹住了食指指甲,魏无羡不死心地扭了扭身子进行最后的挣扎,被蓝忘机把手放在腰间暗示地按了两下,吓得一下子不敢再挣了——那里是一处穴位,叫他施力按了便浑身酸麻难以动弹,那滋味儿太不好受,魏无羡可实在敬谢不敏。
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蓝忘机咔嚓一声剪掉了食指的长指甲,那小截黑色的指甲被小心地拈起来放到一边,接着剪刀又移到中指上。
魏无羡生无可恋,完全放弃了抵抗,却本能作祟地根本无法把视线从自己指尖移开,睁大了眼睛看着蓝忘机手起“刀”落,好看的指甲又短了一截。
蓝忘机吻了吻他无精打采的耳朵,安抚性的探出舌尖舔了舔上面松软的绒毛。
魏无羡哼哼着向他怀里缩了缩。
十个手指挨个儿剪过去,蓝忘机按下剪刀的动作十分利落,整个过程花费的时间却很多,好像在故意消磨魏无羡的耐性。好不容易等他把十个指头都剪过一遍,魏无羡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蓝忘机不知从什么地方又拿出一根小锉条,把他刚收回去的手又重新抓了出来。
魏无羡崩溃道:“蓝湛!”
蓝忘机安慰道:“马上便好。”
说是这样说,手上动作却并不快,甚至称得上是慢条斯理,小心翼翼地磨着刚剪过的指甲,把每一片指甲都修理得圆润,规规矩矩。
事后,魏无羡在他怀里腻歪了足有大半个时辰才起来,非说他这个“柔弱男子”受到了惊吓,要含光君亲亲抱抱才能好。
蓝忘机自然是照单全收,只是在他蹭过来时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蓝忘机道:“以后每半月剪一次。”
魏无羡蹭着他的脖子:“哦……不用剪,指甲这种东西磨一磨就短了。”说着忽然意识到什么,猛地从他脖颈间抬起头:“你说谁剪?!你?!”
蓝忘机揉着他的头发:“我。”
魏无羡:“……”
魏无羡:“蓝湛我警告你你别欺人……唔——”
话还没说完,蓝忘机的唇就覆了上来,把他剩下的抗议都堵了回去。
后来魏无羡想,即使说完了,八成也是不顶用的——毕竟,他不是人,蓝忘机也不是啊!
唉,蓝忘机不是个人呀。
魏无羡如是说。





评论

热度(2674)

  1. Angelakio泠依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