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早安

泠依惜:

原著婚后向小车车,不是什么正经早上好(心)


#在睡梦中被X醒是一种什么体验?#




不!会!被!屏!蔽!




=======




姑苏蓝氏的生物钟雷打不动,故而习惯了晚起的魏无羡极少先于蓝忘机醒来,这天破天荒的有了那么一次。


——其实那会儿距离他睡去也才刚过去一两个时辰。他十分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却没继续安分躺着了,撑着胳膊坐起来一点,转头看了看,果不其然发现身边的蓝忘机还在沉睡。


于是魏无羡懒洋洋地翘着腿托起腮,眯着眼睛打量起蓝忘机尚在睡梦中的脸。


最近日子过得太安逸,刚起时头脑里总还要迷糊上大半天,更何况是现在。魏无羡半醒不醒地盯着蓝忘机看,越看越觉得心里柔软得不行。


蓝忘机的睡颜平静而安稳,阖上了那双颜色浅淡的眸子,纤长的眼睫随着呼吸的频率微微颤动,像染了红尘的神仙。


魏无羡心道奇怪,分明记忆中的少年模样更为青涩,长大之后轮廓棱角愈发鲜明,怎得人反倒看起来柔和多了?


想着,他伸出手去在对方闭着的眼睛上撩了一把,睫毛扇子似的拂过他指尖,痒痒的。


蓝忘机的眼睫动了动,人却没醒过来。


魏无羡心思一动,凑过去小声喊他:“蓝湛?”


蓝忘机没有应。


魏无羡又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蓝湛,别睡啦?”


蓝忘机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没睁开眼睛,一条胳膊却从被子里伸出来,精准无比地揽住魏无羡的腰,一把捞进怀里。


那力道不算小。魏无羡额头在他胸口撞了一下,笑嘻嘻地戳了戳他的被子,道:“喂,蓝湛?”


蓝忘机依然不应他。


这下魏无羡可奇了:蓝湛这究竟是醒了还是没醒?他现在睡觉竟是这么沉的吗……


可当真是,半点儿防备都没有啊。


他唇角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弧度。尝试着挣了挣,缩着身子从蓝忘机胳膊底下钻了出去,悄无声息地爬进被子里。


被子被他顶起一座缓慢蠕动的小山丘,一直挪到床榻的另一头才停下。


视野里一片黑暗,但这并不妨碍魏无羡准确无误地伸手,隔着裤子一把握住蓝忘机下身。


可能是因为昨晚刚做过的缘故,那里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精神。魏无羡握在手里轻轻动了两下,又低下头在上面亲了一口。


蓝忘机好像不易察觉地动了一下。


魏无羡埋着头捣鼓了一小会儿,困意又渐渐涌上来,见蓝忘机仍然没什么反应——比如突然跳起来将他一把压倒,便失了兴趣,慢吞吞地从被子里拱了出来,爬到枕头边,脑袋缩进蓝忘机怀里,打了个哈欠又闭上了眼睛。


他很快重新睡了过去,没看到蓝忘机默默地睁开了眼睛。




  啊睡着的羡真好吃




后来魏无羡终于彻底清醒了,雄赳赳气昂昂地去找蓝忘机兴师问罪了。


蓝忘机抬头淡淡地看他一眼,道:“是你先动的手。”


魏无羡:“我?我做了什么?啊?我在那睡觉睡得正香呢……啊!”他突然想起早上好像是有那么一出,不由得惊道,“蓝湛你是醒着的?”


蓝忘机低下头只看书,不答他。


于是魏无羡不怀好意地贴了过去,胳膊勾着他的脖子,道:“好啊,蓝湛,报复心越来越强了哈。行啊,你不怕以后我天天这样搞你?”


蓝忘机手上无声地翻过一页书。


魏无羡:“嘿,还不理我。好吧,算你厉害,你给我等着。”


蓝忘机:“嗯。我等着。”


——然而最后并没有等来什么,劳累到三更天才睡下的某人怎么可能那么早就醒来。倒是那之后,偶尔有那么一两天,魏无羡又会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被弄醒,在半梦半醒间挣扎抗议——自然抗议无果,被毫不留情地吃干抹净。



评论

热度(4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