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我糟糕至极的,竹马邻居》01,用偶像剧的方式打开相看两厌

正襟危坐的炕:

·竹马竹马,邻居
·相看两厌,我也知道他俩很难相看两厌,但就是两厌了dbq
·莫名其妙总是触发偶像剧剧情的两个人


01

魏无羡在床上翻滚了半天,把床弄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最后一个鹞子翻身用力过猛,整个人压到了旁边凸起来的被褥上。

蓝忘机静静地看着他:“……”

魏无羡啧了一声,卷吧卷吧又滚了回去。


过了半晌,摊开四肢躺平在床上,长叹一口气:“为什么又是我们两。”

明明是问句,却一副完全不需要别人回答、意料之中的样子。

蓝忘机背对着他,“嗯”了一声。

两人平日低头不见抬头见,房间窗户还正对着。

不拉开窗帘都能说出看书时低头的那人头顶发旋在靠左还是靠右几厘米,睡衣有几套,周一穿什么颜色衣服频率最高,床单上有几条竖条纹。

最神奇的是,明明已经熟悉得不行,每次想要刻意避开让眼前清净一点,却总是能碰上。


……仿佛有一条命运的线将他两牢牢拴住。

魏无羡对此无数次表示管他什么红线绿线黄线,要是有炸药绑身上,一刀咔嚓下去,先同归于尽再说。


——果不其然这次学生会团建,又来了。

因为先来后到分房间,两个人刻意岔开了半小时到。却在分配房间的时候又分到了一起,还是唯一一间双人床。


负责的老师表示,要么睡房间,要么睡阳台,你自己选。

魏无羡心道虽然是冷冰冰的男人,但也好过睡阳台。

于是屈服于现实,收拾收拾睡蓝湛去了。



魏无羡又燥又烦,在床上挠起了头。

最后伸手在床上比划出一条线,“蓝湛,我睡相不好,你睡那边,离我远一点。”

蓝忘机悄无声息地往床边移动了些。

魏无羡将被子在中间垒起一座“高墙”,心道自己睡相再不好,也不能一个“翻山越岭”又越过去了吧。

于是心满意足地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高墙塌了,魏无羡呢……

睡到蓝忘机怀里去了。


两人鼻尖碰着鼻尖醒来,魏无羡长叹一口气,手指掀了掀蓝忘机纤长的睫羽。

“我是不是应该顺应走向说,啊!你要对我负责。”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起床洗漱。”



当天晚上,魏无羡睡在另一头。

隔天早上,魏无羡醒来,乐了,嘿哟,终于不是和蓝忘机脸对脸了。

突然感觉身下动了动,被他压住的被子里掀起了一小块,蓝忘机像是被密封的被子憋得有些呼吸不畅,白玉般的脸色泛着丝丝缕缕的淡红色。

蓝忘机:“下来。”

魏无羡:“……”



第三天晚上,魏无羡直接搬着被子睡到了床下,宁可拥抱祖国大地,也不想拥抱冷冰冰的男人。

早上醒来。

魏无羡整个人严严实实地填在蓝忘机的怀里。

四肢纠缠,蓝忘机的下巴抵着他的头顶,睡姿不忍直视。

——还是在床下。

蓝忘机被他扑腾的动作弄醒了,淡声道。

“你昨晚,把被子都扯下来了。”

魏无羡心里的高墙,塌了。



“你觉得这样行吗?”魏无羡埋在他怀里,严丝合缝,亲密无间,密不可分。

蓝忘机沉默着微微颔首。

魏无羡恶狠狠地勾住他的四肢,缠了上去,“这样呢?”

蓝忘机:“你不热吗?”

魏无羡闷哼一声,脸埋进了裹着馥郁檀香味的脖颈肌肤。

“睡觉!”



比起睡醒总因为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纠缠在一起、一副要亲上去的样子。

——宁可直接抱在一起保持着固定睡姿,还安全一些。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哦。








———————TBC———————
就是个吐槽型段子流。
不要当正经连载()
所以不算新坑。


重复n遍,不是叽故意的,真的不是叽故意的。


你羡睡姿差得一批,两人从小到大只要待在一个屋里睡觉,百分百会滚到一起。


都4命运(。)


评论

热度(6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