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忘羡ABO】《后尘》

风华:

这个题目瞎取得,但也有羡羡步汪叽母亲的后尘的意思。


借用古代abo设定:


A――天乾


B――中庸


O――地坤


①简单来说就是羡羡杀了蓝启仁(x并不)然后被汪叽娶回家关在云深不知处生孩子的故事。


②本文大概中篇或者短篇。


③微虐,有生子,但是HE,可能ooc。


④文笔渣见谅。


――――――――――――――――――


第九章


魏婴有了身孕后就已经开始为以后做打算了,在他显怀后怕是不能再见任何人了,包括蓝清。蓝清虽说是将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可他也明白,名为照顾,实为监视,不管是不是蓝曦臣真的有意照顾他,他都不能让蓝家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若是让蓝家人知道了,特别是传到了蓝启仁那些老古板耳中,恐怕这无辜的孩子只会为蓝家所不容,觉得他生的孩子也是坏了胚子的。



幸而这龙胆小筑虽小,但床与桌之间还隔着一扇屏风,这屏风也可为他遮挡一二。来的时候没仔细看,如今仔细看过了,倒是勾起了魏婴的好奇劲。这屏风上面画的竟然只有一座山,而且是一座很奇怪的山,这座山与平常的上窄下宽的山不同,这座山正好与之相反,下窄上宽,看这就像是被翻过来一样。



而且更令人惊异的是这整整一扇屏风,把这山中的景象画的极为清楚,飞禽走兽,山林草木,特别是上山的道路,看起来栩栩如生,就好像这世上真的存在这样一座山一样,足见这作画之人画功之深厚。



趁着自己还没显怀,正巧碰上蓝清来送饭,魏婴随口问道,“蓝清呀,你可知这屏风上的画是谁所作?”



蓝清先放下食盒,然后向魏婴行了一礼后才缓缓说道,“回二夫人,这画乃是青蘅夫人还在世时在龙胆小筑内所作。”



青蘅夫人?那不就是蓝湛和蓝曦臣的娘吗?!她怎么会在龙胆小筑内作画?难不成她也曾经被关在龙胆小筑内?



世人只闻青蘅君风采,却从未见过那传说中的青蘅夫人,只是皆传这青蘅夫人也是一位绝代佳人,不然怎会生出泽芜君与含光君这般的翩翩浊世佳公子。但是因为不喜露面,所以一直很神秘,如今看来是另有隐情,怕是这青蘅夫人,终生都未能踏出这里。



那么他呢?他的命运也会像那青蘅夫人一般吗?



风月埋骨,青霜葬心,红颜一朝零落成泥融入尘土,于你于我,众生皆是。



他似乎是看到了那样的一位女子,风月佳人,傲骨温存,日出日暮都在等那一人,也愿为了那一人,而终身被囚于这方寸之间,几多欢喜又有几多愁,却是不得善终。



想到这里,魏婴的心忍不住酸了一下,他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今后的命运,日日盼归人,归人何不归。



他与蓝湛,终非,彼此的良人。



时间又这样匆匆过去了六个月,魏婴的肚子已经凸起的很明显了,明明是八个月的肚子,看起来倒像是已经怀胎十月即将临盆。平日里穿的衣服也早就已经穿不下了,无法,他只能将腰带抽出,以免勒到腹中胎儿。



这也是前几日孩子胎动时魏婴发现的,他腹中怀的其实是两个孩子。这也就解释了为何他的肚子比寻常孕妇要大不少。



只是随着月份逐渐变大,在日常琐事中的不便也是显现出来了。



怀孕的地坤都需要天乾信息素的安抚,可是他没有,他只能在孩子每次在他腹中翻江倒海需要自己父亲的信息素时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



在夜晚腿疼抽筋时,也没有天乾来为自己按摩舒缓,只能躺在床上等待腿上的阵痛消失。但即使是身子沉重,他还是每日都坚持下床来回走上几圈,即便他已经很小心了,可还是好几次差点摔倒在地,可这时候,没有人来扶他,他除了靠自己,什么也没有。



以前没有,以后,大概也不会有了。



这些都还好,他咬着牙还是能忍下来的,可是这日常的伙食却是重中之重,但是蓝家的清汤寡水并不能很好的给腹中孩子所需的营养。但幸好他在青蘅夫人留下的札记中看到了一种养胎的方法。只是此法极其耗费元神和灵力,若用此法,修为一般者伤其元神,严重者甚至会变得痴傻。修为高强之人,严重的那便是损耗修为,灵力变弱,恐此生都难以再精进。



魏婴琢磨着自己大概是勉强算得上是修为高强这一类的,虽说他没了金丹,但是储存灵力的丹田还在,照样可以修炼,只是不如以前修炼的进阶快罢了。



而且当初他为了江澄可以剖丹,如今为了他的亲生骨肉,损耗点修为又如何。



这秘法他从六个月的时候开始修炼,至今已有两月有余,效果很显著,即使是蓝家的饭供不上营养,他腹中的孩子也长的很健康。



只是这秘法还有个弊端,就是灵力滋养的孩子注定早产,但不会危及孩子的性命。所以从八个月以来魏婴就开始战战兢兢的,就怕他腹中的两个小祖宗一不高兴就要跑出来。



如此又平安的过了一个月。



一晚,等到蓝家人的作息时间到了时,魏婴刚躺到床上准备休息,就感觉腹中疼的厉害,还隐隐约约有下坠的迹象。魏婴扶着肚子微微坐起了身,身下立刻涌出了一股热液。



魏婴知道,那是他的羊水破了。这两个孩子,要出来了。



魏婴没见过别人生孩子,但是听别人说那是痛极了的。当时他还不屑,觉得女性地坤太过娇弱,可如今让他亲身体验了,他才知道这感觉有多么痛不欲生。



肚子里的两个孩子都想出来,可产道口只有一个,这两个孩子不得其法,只能在魏婴的肚子里闹腾,疼的魏婴冷汗都要出来了。



魏婴知道现在还不到时候,得等到宫缩时再用力,可在这期间他所忍受的痛楚,还是让他忍不住哀嚎出声。



“啊!你们……你们就不能,嗯――稍微安静点!”知道是徒劳,魏婴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很快,产道口就打开到了适合生产的程度,第一阵宫缩也来了。魏婴想着书上的指导,随即开始用力。



“嗯――痛!哈――”魏婴睁大双眼,额头上的汗珠不点滑落,手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床单,企图减轻一点痛苦。



羊水已经快要干涸,身下的血水也逐渐涌了出来。



又一阵剧痛传来,魏婴无暇思考其他,只得用力,不知这次是不是找对了方法还是阴差阳错,第一个孩子的身子已经出来一半了,魏婴轻轻的托着孩子小小的身子往外拽,第一个孩子终于划出了产道,是个男孩。



第一个孩子哭了几声就不再哭了,魏婴扯过他事先准备好的床单将孩子包了起来,孩子全身皱皱巴巴的,看不出像谁,只是哭了几声便不再哭,怕是这孩子的性格像蓝湛。



本以为第二个孩子应该会更容易一些,可没想到不论魏婴怎么用力,这第二个孩子就是不出来。



身下的血越涌越多,已经浸染了半边床单。魏婴逐渐觉得一阵阵的头晕目眩,眼前也忽明忽暗,可宫缩来临时,他还是本能的用力,希望这第二个孩子能快点出来。



好不容易第二个孩子出了产道,却是脚先出来,这是难产的征兆!魏婴只感觉一阵阵撕裂的疼痛从身下传来,他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没有人陪伴,一个人孤独的生产,左右不过是刚二十的青年,此刻也是忍不住委屈的哭出了声。



“蓝湛!蓝湛!你救救我!救救我!”



“蓝湛!我好疼啊!好疼啊!”



“蓝湛……你来看看我,看看我,我真的……”我真的要坚持不下去了……



随着身体坠痛的感觉一轻,第二个孩子终于是出来了,虽然出来的晚,却是哭声嘹亮,把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魏婴又给唤醒了。



魏婴慢慢的起身把第二个孩子包好,然后颤抖着腿下床去烧热水,股间又滑落出不少鲜血,可魏婴此刻也顾不了这些了。



不一会,热水烧好,等到水稍微温了些,魏婴才一个一个的把孩子抱到水里清洗,然后又换了新的床单包了起来。魏婴草草的擦了几下腿间的鲜血就上床搂着这两个孩子睡着了,他已经困的要睁不开眼了。



似乎是感到了母亲的疲惫,这两个孩子没有吵闹,而是跟着魏婴一起安然的入睡了。



而本该早已歇息的蓝湛此刻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兄长说再过几日他便可以去找魏婴了。



蓝湛的手缓缓的覆上自己心脏的位置,为什么,这里心悸的这么厉害?



――TBC――――――――――――


这章我自己都快写不下去了,我自己都觉得羡羡可怜●﹏●


求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







评论

热度(1237)